gc0100
gc0100 gc0100 gc0100 gc0100 gc0100 gc0100 gc0100
gc0100
gc0100
gc0100
gc0100
阅读新闻

改写海岸线:转型中的近海水产养殖

[日期:2019-05-14 10:00] 来源:http://jpin888.com   作者:北京PK10全天计划网

 

  在中国的海洋大省山东,发达的近海养殖产业是地方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5年水产养殖产量占全国26%。然而,传统的粗放养殖模式给沿海生态环境带来巨大压力,在中国推广“生态文明”的大背景下,正在主动或被动地进行转型。在山东烟台市牟平区的养殖池塘是,密密麻麻的浮球下是一个挨一个的养殖网箱,网箱中是价格不菲的海参。(所有图片均由刘禹扬拍摄) (1/24)

  “在中国,4条鱼中有3条是养殖的;在世界,3条养殖的鱼中有2条是中国的,”农业农村部官员的这句话凸显了中国作为世界水产养殖大国的地位。

  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报告显示,自1991年以来,中国水产养殖业的产量就一直高于世界其他地区产量之和,当前养殖产量占全球产量的六成。水产养殖业大发展在带动经济增长、民生改善和粮食安全保障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的环境问题。

  由于阶段性的无序发展,中国沿海大量的滩涂湿地被占用;而部分区域养殖密度过大、且不合规使用抗生素等药物,也使得养殖成为近海污染的重要来源之一。

  这一问题在渤海湾更为明显。相对中国南部更深广的东海、南海而言,渤海湾更为封闭且平静,沿海养殖业迅速发展起来。与此同时,工业发展以及城市化带来各种工业生活污水、以及过度围填海占用滩涂等,导致渤海湾的环境容量持续下降。

  2018年,生态环境部、发改委和自然资源部联合印发《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行动计划》,目标直指海域污染治理和生态修复。

  海水养殖污染治理是这一《行动计划》的重点之一。政府要求被点名的区域按照生态要求“规范和清理近海海水养殖”,推进生态健康的养殖方式和景观化的布局,并鼓励和推动深海养殖和海洋牧场建设。更早提出的《湿地保护修复制度方案》,也提出2020年湿地面积不低于8亿亩,其中未经批准将湿地转为其他用途的,将进行恢复和重建。

  位于胶东半岛西北侧的莱州湾就是被《行动计划》点名的海水养殖治理重点区域之一,也是中国海洋资源大省山东进行近海养殖转型尝试的重要区域。摄影师刘禹扬探访了莱州湾,用镜头记录下了被拆除的和还没拆除的养殖场,被推向深海的养殖户和彻底告别养殖业的普通人。这些画面共同为我们描绘了被中国“生态文明”和“蓝色经济”建设所改变的海岸线和普通人的命运。

  水产养殖产生的废水和污泥等污染物如果管理不当,会给滨海的环境质量带来巨大的负担。在山东烟台市牟平区的滨海海参养殖区,养殖废水会直接排入海洋。 (2/24)

  在山东烟台市牟平区,水下一个接一个的网箱中,是价格不菲的海参。 (3/24)

  除了池塘,滨海的水产养殖场也常在依海而建的大棚中进行,它们取水于海,又把养殖所产生的废弃物排回海中。在山东省烟台市莱州区三山岛村,密集的养殖户大棚。 (4/24)

  引海水到大棚内养殖非常费电费人工,“光电费,一个月就要一万四五(人民币)”,多宝鱼养殖户刘先生说。在山东省烟台市莱州区三山岛村,刘先生一家人正在清洗养殖池。 (5/24)

  传统的虾养殖过程需要投放大量的化学制剂,以保持密集养殖的水池中的含氧量,而养殖废水会随当地居民的生活废水一起,直接排入海洋。55岁的虾养殖工人李桂涛正在准备检查养殖池。 (6/24)

  山东省烟台市莱州区三山岛海边,虾养殖工人李桂涛正在检查养殖池。 (7/24)

  2018年底,生态环境部、发展改革委、自然资源部三部委联合印发了《渤海综合治理攻坚行动计划》,山东莱州湾的沿海养殖污染被列为海域污染治理重点之一。莱州湾沿岸的养殖户在2018年底进行了大规模的拆迁,被拆掉的区域将成为金仓湿地公园的一部分。图左为已拆迁的生态恢复重建区。 (8/24)

  在拆除了原有的水产养殖场后,金仓湿地公园生态恢复重建区已经种植了一些当地的松树。 (9/24)

  金仓湿地公园生态恢复重建区还遗留着一些被拆除水产养殖场的废砖和水泥地。 (10/24)

  金仓湿地公园边,仍在运营的水产养殖池产生大量带有白色泡沫的废水。 (11/24)

  在山东烟台牟平区,对近海水产养殖的整治也正在进行。这些曾经的养殖池正在被回填,并规划建成一个停车场。 (13/24)

  “海洋牧场”是山东省力推的滨海养殖转型的路径之一。无法继续在近岸营生的养殖户,可以到离岸边更远的海域养殖,从而把沿岸的空间腾出来进行生态修复或其它开发。山东烟台养马岛上的大多数养殖户因此都需要前往较远的海区从事养殖工作。船主李忠华(中)和两位工人正开船前往他们的养殖区域。 (14/24)

  海洋牧场的工人正在整理深海养殖需要用到的大量浮球。李忠华的养殖区域现在位于离岸八公里的一片海域,他们在那里养殖扇贝和海蛎子等水产品。改为“海洋牧场”模式养殖后,他们每天需要开船约两小时往返。 (15/24)

  “海洋牧场”的养殖模式成本高了不少,收益也更不确定,“好的时候一年能有个几百万吧,但不好的时候赔的也是这么多”,李忠华说。造成收益不确定的因素有很多,市场是最主要的,水产品“一天一个价”。(16/24)

  工人正在往李忠华的养殖区域投放浮球。(17/24)

  工人正在往养殖区域投放装满扇贝苗的网笼。“海洋牧场”模式扩大了养殖的范围,需要大量的体力工人。不少来这里打工的船员来自东北,刘先生(前)也是,在准备扇贝网笼的阶段,一天要12个小时扎绑不停,双手已经无法完全摊开。 (19/24)

  近年来,山东省为了保护海洋生态环境,清除近岸密集筏式养殖和杂乱小型网箱83万亩,去产能上百万吨。在山东烟台莱山,驾驶员正开快艇带游客游览海景“养殖区”,原先的近海养殖区已经改为快艇旅游项目。 (20/24)

  山东烟台莱山,游客正在快艇码头浮桥上拍照留念,原先的近海养殖区已经改为快艇旅游项目。 (21/24)

  在山东省滨州市的无棣,山东渤海水产有限公司正在尝试一种更现代化的养虾模式。据该公司介绍,在其名下约3000-6000亩的虾养殖池,平均一平米只有三只虾,模拟了更加自然的生长密度,同时养殖场的初浓度盐水不直接排入海洋,被循环利用生产化工产品。 (22/24)

  山东渤海水产有限公司将虾养殖过程中的盐水进行循环利用,产出硫酸钾、氯化镁、氯化钾等作为副产品。(23/24)

  转型也让一些人离开了这个曾经熟悉的行当。在山东省烟台市莱山,曾经的养殖户孔福春站在自己的出租车旁。他在2000年前后在莱山当地从事养殖,因当地滨海养殖大规模清退,转而到青岛养殖海参鲍鱼,又因当地政策变化,回到本地从事出租行业。养殖业转型后,当地不少人选择进入交通行业,或在教育医疗行业内从事清洁保安等工作。 (24/24)

本文地址: http://jpin888.com/News/20190514/1754.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gc0100